試驗室的“老閆頭”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華軍?張德斌??時間:2019-09-30?【字體:??

他說,他自參加工作起,就是試驗工,至今已經30年了。

他,50歲出頭的年紀,頭發略顯花白,中等身材,有力的胳膊上長年戴著一副套袖,操著一口魯西南口音普通話。

30年彈指恍惚間已讓他的滿頭青絲“光榮退休”,30年的工作生涯已讓他成為了試驗的“土專家”,30年的光陰不長不短,可是他卻默默無聞的和砂石料、試塊打交道。以極其認真態度,感染著他身邊的每一個人,以他樸實無華的“肢體語言”,感染著他身邊的年輕同志。

他叫閆慶虎,大家都親切的叫他“老閆頭”,現在是十四局房橋公司濟南黃河隧道項目部試驗室一名試驗員。記憶猶新,初識老閆頭,是我在剛畢業分配到寶安項目部,第一次和他在工作上有了更多的接觸,當時的他留給我更多的印象就是頭發斑白,和藹可親,見面總是笑呵呵的,猶如“老大哥”一般。要說他對待工作的特點,那就是兩個字:認真。只要一說起壓試塊來,他的話那可就滔滔不絕了,三十年的試驗工作再加上他的專注,他總結出“打、拉、壓、送”的四字經,用熟練的操作手法,快速得到第一手試驗數據。

或許是我與他的不解之緣,在濟南黃河隧道項目部的試驗室,我再次和他成為搭檔。

現在,他還是干著“老本行”。每天準時6點10分就能看到他的身影,推著小推車將前一天打好的試塊拉回來,壓試塊的時候他會時刻觀察著,直至試塊被壓碎,眼睛才會離開試驗機。他說:“速率一定要控制到位,速率是影響檢測試塊強度的重要因素。”

有一次已是晚上十一點半,突然接到通知有十多車到場河砂急需抽樣檢驗。只見他立即披上外衣打著手電,頂著黃河北岸特有的大風快步趕到現場。他不顧“高齡”爬上車頂,按照總結出的三大法寶——“一看、二抓、三搓”,拿著鐵鍬在車頂小心翼翼地巡視一圈,不定點的向下“縱深”,不大的眼睛仔細地打量著河砂的外觀質量,然后用粗糙的雙手各抓了一大把,認真比對,最后緊握拳頭,一搓,河砂的含水含泥大概就能了如指掌了。緊接著,再取樣回去,用準確的試驗數據說話,讓砂石料廠家心服口服。等待試驗結果出來,含泥量超標。送貨的司機得知此批河砂要退場,于是趁人不備偷偷的塞給他一條香煙想疏通疏通關系走走捷徑。可沒想到的是,此時的老閆頭瞬間翻臉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別說我不抽煙,就是抽煙我也不會要你的東西。黃河隧道是百年工程,把好材料的進口關是我的職責,更是良心關。”只見他堅定地說道。送貨司機語氣由急到緩,表情也由紅到白,最后對老閆頭豎起了大拇指。老閆頭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對待工作他一絲不茍,實事求是,遇事毫不留情、不講情面。

工余時刻、閑暇時分,他也會端著小板凳,手里端著杯熱茶,瞇著眼看著試驗室門前的菜園子,這可是老閆頭的寶貝。拾掇菜園子是他放松工作壓力,緩解身體疲勞的一種休閑娛樂。拔拔草、松松土、澆澆水,在他的細心呵護之下,茄子、豆角、西紅柿茁壯成長,到處是生機勃勃。種菜也是一門學問,需要掌握季節的規律。他時常掛在嘴邊的順口溜,清明前后,種瓜點豆……

老閆頭不僅在工作上以身作則,樹立榜樣,還教導我們年輕人對待工作要認真負責,腳踏實地。在生活中,老閆頭就是貼心的老大哥,只要我們心情不好或是工作上出現失誤,情緒低落時,都逃不出他的眼睛,他就會和我說說話,聊聊家常解悶,不知不覺中心情也變的好起來,也會豁然開朗。

在濟南黃河隧道項目部已經工作了一年半的他,把這里當做第二個家,呵護著這里的一草一木。

項目部成立以來取得了多項榮譽,獲得了每個參觀學習團隊的稱贊,因為項目部上有許許多多像老閆頭一樣的人,默默無聞地在普通的崗位上奉獻著自己的力量。

老閆頭正在篩選粗細骨料

在菜園里摘菜的老閆頭

云南时时购买技巧